微言網

搜索
查看: 759|回復: 0
打印 上一主題 下一主題

陳云為潘漢年冤案平反內幕:我再不說話,沒有人知道了

[復制鏈接]
跳轉到指定樓層
樓主
發表于 2019-11-12 15:17:21 | 只看該作者 |只看大圖 回帖獎勵 |倒序瀏覽 |閱讀模式
1938年,陳云(右一)同潘漢年(右二)等在延安


中紀委成立之初,面臨的是因“文革”期間踐踏黨紀國法的現象不能制止而形成的大量積案,大批受害的人長期申訴無門,沉冤不得昭雪。陳云指示中紀委,要抓緊平反冤假錯案的工作。
新成立的中紀委,根據陳云提出的“有錯必糾”的方針,進一步推進遺留案件的審理工作。經陳云過問和領導平反的冤假錯案有許許多多,不勝枚舉。在其中的重大案件中,潘漢年的冤案,更是一起奇案。
陳云在重病手術前托付潘漢年案
1979年10月24日,就在陳云因患重癥需要施行手術這天,國務院副總理姚依林到北京醫院守候。手術前,姚依林對陳云的身體狀況不是沒有擔心的。擔心之余,他俯身到陳云跟前,輕聲問:有什么需要交代的沒有?
陳云答:有一事放心不下,就是潘漢年的所謂內奸問題。

隨后,陳云交給姚依林一封短信,信是寫給時任中共中央政治局委員胡耀邦的。信的大意是,請他過問一下潘漢年案,此案需要重新審查。
潘漢年究竟是何許人,需要陳云在重病手術之前做如此托付?
新中國成立之前,人們很少知道潘漢年這個名字。因為他長期在周恩來直接領導下從事敵占區的隱蔽戰線工作和開展港澳同胞和海外僑胞的統戰工作。在黨內,由于工作關系,陳云是與潘漢年最熟悉的領導人之一,也是最了解潘漢年的人之一。要論對黨忠誠,陳云深知,潘漢年絕對稱得上“絕無二心”。然而,由于歷史的復雜性,進入和平時期,潘漢年的歷史軌跡被人為地扭曲了。
新中國成立后,潘漢年留在了他熟悉的上海工作,先后擔任中共上海市委第三書記、第一副市長等職。到了1955年,厄運降臨到潘漢年頭上。
1955年4月初,潘漢年在全國性的黨代表會議期間,以他對黨的坦誠,主動向黨組織交代了他在抗戰期間的一次經歷:一次去敵占區工作時,被人挾持到南京,會見了汪精衛。沒想到的是,潘漢年的坦誠,成了他被打成“內奸”的導火線。
本來是在特殊斗爭環境中發生的一件歷史陳案,又是潘漢年自己主動交代的,按黨的原則不應成為“問題”。但是,在那種特殊的年代,特殊的背景下,潘漢年作為長期在復雜的隱蔽戰線工作的高級干部,被放到了黨內肅反工作中去考查。很快被懷疑為“內奸”遭到逮捕。
當年7月,就在全國人大常委會宣布潘漢年因為已經發現“有進行反革命活動的證據”而被逮捕審判后,有的不明真相的代表在全國人大一屆二次會議期間提出:要求大會建議政府對“反黨反人民”的潘漢年等人“予以嚴厲懲處”。不明真相的“人民代表”,居然將昔日的人民功臣當成了“隱藏在人民內部的反革命分子”。
到了“文化大革命”中,潘漢年更是身心備受折磨。1970年潘漢年被改判無期徒刑,“永遠開除出黨”。1975年3月,潘漢年被下放湖南耒陽沫江農場安置,作為“特殊犯人”接受管制。兩年以后,潘漢年背著“反革命”、“內奸”的沉重歷史包袱,在湖南長沙凄然病逝。
“我再不說話,沒有人知道了。”
陳云對潘漢年的所謂歷史問題,始終是有懷疑的。歷史進入撥亂反正的年代,作為新成立的中央紀律檢查委員會第一書記,陳云終于有了為潘漢年鳴冤的機會。
中紀委成立后,陳云多次表示過:潘漢年秘密會見汪精衛的所謂“內奸嫌疑”是不存在的。如果他真心投敵,就不能解釋劉曉領導下的上海地下黨組織為什么能在整個抗日戰爭時期和解放戰爭時期完整地保持下來。上海“二六轟炸”更不可能是潘漢年利用國民黨的秘密潛伏電臺提供的情況,因為國民黨在上海統治多年,楊樹浦發電廠這樣的目標早就是清清楚楚,用不著潘漢年提供情報。至于講到1936年的國共談判,陳云更是知情人,他說過:當時中央駐共產國際代表團的代表和主管同國民黨接觸的有三個人:王明、康生和我,如今只剩我一個了。我再不說話,沒有人知道了。
陳云著手復查潘漢年案件,先找那些了解潘漢年的知情人。他找到抗戰時期曾擔任上海群眾工作委員會書記和江蘇省委書記長達12年之久的劉曉,請他寫材料。又找了廖承志、夏衍等人,讓他們將對潘漢年的了解寫出系統的、具體的材料交給中紀委。
正是在重新調查潘漢年案的過程中,陳云因患重癥而做手術。由于歷史過去了多年,潘漢年案也沉冤二十幾年,調查起來難度較大。要想翻過一個案子來,更是不容易。手術成功后,陳云抓緊時間督促潘漢年案的復查。
一年以后,眼看潘漢年案的復查有了一些重要進展,陳云于1980年12月23日讓秘書打電話給公安部,要親自調閱潘漢年案最后定案的全面材料。對從公安部調來的潘案材料,陳云仔細地研究了10天。
1981年元旦剛過,陳云便于1月3日再次讓秘書給公安部打電話,請公安部迅速整理一份有關潘案處理過程的梗概報告,送往中紀委。1月16日,公安部遵照陳云的指示向中紀委遞交了關于潘漢年一案的材料,如實地反映了潘案的處理過程。
在收集了大量材料的基礎上,陳云打算正式向中央提出復查潘漢年案的建議。
1981年3月1日,陳云提筆給中共中央其他幾位領導人寫了一封信,建議“潘漢年的案件需要復查一下”。隨信,陳云還附上了廖承志給他寫來的有關潘漢年問題的信。
鄧小平等人接到信后,一致贊同陳云的意見。
鄧小平當即批示:“贊成。”
李先念批示:“同意。”
胡耀邦則指示中紀委:立即展開對潘案的復查。
此后,潘漢年一案進入正式直接由中紀委接手復查的階段。陳云提議直接交由中紀委來辦,表明潘案的分量不同尋常,同時也反映了陳云本人對為潘漢年平反問題的高度重視。
按照中央的指示,中紀委在陳云的親自領導下,迅速組織對潘漢年案件進行復查。幾十年的沉冤,查起來困難重重。中紀委的工作需要排除種種干擾,做出多方努力。這點陳云早就預料到了。他在給鄧小平等人寫信之前,曾在2月對中紀委第三次全會講過三點意見:第一,紀委工作是要做的。第二,紀委工作是有困難的。第三,我們做了工作以后,如果有人指手畫腳,或者有些什么意見,對紀委有些什么批評的話,可以不計較它。我們做得對,他指責得不對的,可以不管它;如果他們的意見是對的,我們應該考慮。
“我相信他必將恢復名譽。”
就在潘漢年案復查過程中,中共中央黨史資料征集委員會于1981年11月8日在北京召開了“中央特科”黨史專題座談會,邀請曾參加過“中央特科”工作且尚在的老干部以及有關部門的負責人,就當時“中央特科”的工作進行座談。
講到特科歷史上那些知名的或不知名的人物,陳云提到了潘漢年:“特科出過若干個有名的或者黨內大多數人不知名的有功績的同志,也出過一個大叛徒顧順章。1931年顧順章叛變后,我是特科主任。1932年我去搞工會工作,康生接任。康生走后是潘漢年負責……”
在提到潘漢年案件時,陳云不容置疑地說:“潘漢年的案件,中央紀律檢查委員會正在為他平反。我相信他必將恢復名譽。”
有陳云這句話,有中紀委出面復查,大家放心了。因為能否正確處理潘漢年問題,不僅關乎潘漢年本人,而且關乎整個隱蔽戰線一大批忠誠的共產黨員的歷史功績。
歷史進入1982年夏秋之際,中共第十二次全國人民代表大會即將召開,潘漢年的案子也終于水落石出。經過中紀委艱苦細致的復查,確鑿的證據表明:“在長期革命斗爭中,他忠實執行并多次出色地完成黨交給的任務,對黨的文化工作、統一戰線工作,特別是在開展對敵隱蔽斗爭方面,曾經做出了重要貢獻,是有很大功勞的。”“潘漢年同志是一貫忠實于革命的好同志,絕不是‘長期暗藏在中國共產黨和政府機關內部的內奸分子’。”中紀委提出:原來認定潘漢年是“內奸”的結論都不能成立,應予否定。
中共中央接到中紀委的復查報告后,于8月23日發出了《關于為潘漢年同志平反昭雪、恢復名譽的通知》,肯定了潘漢年的歷史功績,并向全黨公開宣布:撤銷黨內對潘漢年的原審查結論,并提請最高人民法院依法撤銷原判,為潘漢年平反昭雪,恢復黨籍,追認潘漢年的歷史功績,公開為他恢復名譽。凡因潘案而受牽連被錯誤處理的同志,由有關機關實事求是地進行復查,定性錯了的應予平反,并切實處理好他們的政治待遇、工作安排和生活困難等善后問題。
經陳云指示,有關為潘漢年冤案平反的通知,除發到縣團級,傳達到全黨和擔任相當省、直轄市、自治區一級職務的黨外人士外,還要在報刊上發表文章進行宣傳。陳云本人還親自請與潘漢年有20多年交往的夏衍在《人民日報》發表了《紀念潘漢年同志》一文。夏衍的文章發表后,引起很大的社會反響。老將軍蕭克一口氣讀完后,專門寫了一篇《讀〈紀念潘漢年同志〉一文有感》,并附了一首四言詩,曰:一代忠貞,一朝玉碎。長期蒙冤,惜人弗味。今得昭雪,忠魂有歸。萬眾歡呼:三中全會!


當他人從你分享的鏈接訪問本頁面時,每一個訪問者的點擊,你將獲得[1金錢]的獎勵,一個IP計算一次.

回復

使用道具 舉報

使用 高級模式(可批量傳圖、插入視頻等)
您需要登錄后才可以回帖 登錄 | 立即注冊

快速回復 返回頂部 返回列表
江苏体彩十一运夺金开奖结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