微言網

搜索
查看: 280|回復: 0
打印 上一主題 下一主題

王立新|孔子說的“孝”關乎生死 今天比古代問題更復雜

[復制鏈接]
跳轉到指定樓層
樓主
發表于 2019-11-6 09:05:31 | 只看該作者 |只看大圖 回帖獎勵 |倒序瀏覽 |閱讀模式

雖然跟父母的關系,在今天看來不僅是個單純的“孝”的問題,而應當看作人生過程中的一種人際關系來看待,但因對父母的“孝”,是吾國的第一倫常,因而與父母的關系,首先還要面對“孝”的問題。“孝”的問題不解決,人生中需要認真處理的第一個重要的人際關系,就很難順暢。如果與父母的關系不能順暢,人的一生就不僅會很受折磨,而且還會嚴重影響情緒,妨害學習和工作。孔子有關“孝”的說法,在今天仍有相當的借鑒意義。

孝與不孝在死的問題上的體現

《論語》開篇第二段說“孝弟”是人生的根本,這句話雖然并非孔子所說,而是孔門弟子有若的話語,但也是孔子教人的主要目標之一。

在傳統以農耕為主的時代里,家庭是社會的根基,一切國家政權運作和社會公共建構的需要,都是經由一家一戶的小農經濟收入匯總而后支撐起來的,所以古人才說“國之本在家”。盡管今天這種情況已經有了根本的改變,傳統的小農經濟已經不復存在,但是養老的問題之在中國,并不像在瑞典等國家一樣全由社會承擔,從搖籃到墳墓,國家都統一承擔了。我們沒有那個實力,也沒有形成這種習慣。家庭,還是人生一切供養和安頓的主要基地。因此,盡管傳統的孝道中的很多內容已經不符合時代發展的潮流,但是父母既然生養我們,我們就不能只顧自己發展而放棄對年邁父母的養育,這是人心。所以,傳統的很多“孝行”雖已不必過分提倡,但是傳統“孝道”中強調感戴親恩的本意卻不能丟棄。我們雖然已經不必再把“孝弟”作為人生的根本,但是“孝弟”依然是人間令人眷戀同時也不應舍棄的有益倫范。這種倫范不僅不應丟棄,還應在符合現代化發展要求的情勢下,通過創造性的轉化而得到繼承和發揚。

《論語•為政》連續記錄了孔子的幾段有關于“孝”的談話,我們可以通過這幾段話語大致了解孔子有關于“孝”的主要說法。

魯國的大夫孟懿子問孔子,怎樣才算“孝”?孔子回答說,能做到“無違”,就算是“孝”了。當時孔子的一位名叫樊遲的學生給孔子駕車,孔子回到車上之后,就把跟孟懿子的對話說給樊遲聽。樊遲問孔子:“您的回答是什么意思?”孔子告訴樊遲說:“就是父母在的時候,用禮的規范去對待他們;父母不在的時候,以合乎禮的方式去安葬他們,祭祀他們。”(原文:孟懿子問孝,子曰:“無違。”樊遲御,子告知曰:“孟孫問孝于我,我對曰:‘無違’。樊遲曰:‘何謂也?’子曰:‘生,事之以禮;死,葬之以禮,祭之以禮。’”)

這段話語雖然很簡單,但卻仍然有很多可說之處。

孔子所說的“無違”,不是不違背父母意愿的意思,而是不違背禮儀規定的意思。

周代對于對待父母的禮儀是有相應規定的,禮儀雖然是參考人情的實際而設定,但是禮儀一旦成為禮儀,就不再是單純的人情,而成了具有相對的獨立性的法則。至于這種相對獨立行的法則,后來因為漸漸過于注重形式而使內容漸漸被忽略,不是本篇所要討論的問題。咱們只看孔子在這里所說的禮,顯然強調的是規格上不能違背的規定。因為孟懿子是魯國的“三桓”之一,很有權勢。有權勢者跟普通人不一樣,對待父母的態度也不同。就一般的情況而論,普通人在父母有生之年,大致都會盡量讓父母開心;父母過世后,普通人心里很難受,無論是葬還是祭,都比較能夠出于真心。有權勢者對待父母,有時會夾帶另外的用心,無論父母在世時的孝敬,還是父母過世后的葬祭,很多都有做給別人看,已顯示自己“孝順”的嫌疑,而且往往超出禮儀規定的范圍,大肆鋪張,以顯示身份和氣派,或者至少不完全出于單純對待父母的心思。我見過一些這樣的情況,一些有官位的人父母過世時車水馬龍,更有趁機收受賄賂等情況不一而足,有的甚至還動用公權力,借助媒體等大造聲勢。

孟懿子究竟過分到什么程度,現在已經很難考證了,但從孔子對他說的話語中,尤其是又把這件事情說給自己的學生聽,并且做了詳細的重申性說明,看來孟懿子在這方面已經出了上面所說的“鋪張”“造聲勢”之類的問題,這種問題看上去雖然只是“過分”,其實按照周朝的禮儀規定,已經屬于“僭越”。孔子借助對他“問孝”的回答,提醒或者暗示了他一些東西。這一點顯然是沒有疑問的,他聽沒聽出來,那已經是另外一件事情了。

這是一種情形,就是不該做“過”偏要做“過”的問題。還有另外一面,就是該做到的沒有做到的問題。

以上的兩種情況,都是上面所引孔子話語中針對“禮”來說“孝”的,超過周禮有關“孝”的規定的,或者達不到周禮有關“孝”的規定,都被孔子歸于不孝的范圍。

朱熹《論語章句集注》說:“無違,謂不背于理”,又說:“禮,即禮之節文也。人之事親,自始至終,一于禮而不茍,其尊親也至矣。”意思就是說,按照禮的規定對待父母,就是最大的“尊親”了。

物有終始,人有死生。父母總要走,擋也擋不住。但是父母走后,對于父母的喪葬和祭祀的態度,卻體現了兒女的用心。

孝與不孝在生的問題上的分野

上面說了孔子對孟懿子所說的話語中的“死,葬之以禮,祭之以禮”的問題,還有“生,事之以禮”的問題。“孝”的最關鍵問題,其實還是父母在世時對待父母的態度。無論古人、今人,都無法躲避這個問題。下面從古今正反兩面,就所知各舉一例,然后再來看看孔子所說的“孝”中蘊含的一些具體的問題。

正面的情況:

《孔子家語》記載了一則子路孝順父母的故事,說是子路年輕的時候家里很窮,一次在百里之外弄到一點米,不舍得自己吃,一路吃糠咽菜,翻山越嶺把這點米背回家里獻給父母。后來做了官員,條件好了,父母卻都已過世,子路悲傷地說,還想過從前的苦日子,吃粗糙的食物,弄到點米給父母背回來吃。孔子聽說了以后感慨地說:“子路對待父母真是沒的說了,父母活著的時候用心養護,死了以后還能經常深情的思念哪!”(原文:子路見于孔子曰:“負重涉遠,不擇地而休,家貧親老,不擇祿而仕。昔者由也,事二親之時,常食藜藿之實,為親負米百里之外。親歿之后,南游于楚,從車百乘,積粟萬鐘,累茵而坐,列鼎而食,愿欲食藜藿,為親負米,不可復得也。枯魚銜索,幾何不蠹,二親之壽,忽若過隙。”孔子曰:“由也事親,可謂生事盡力,死事盡思者也。”)

我小的時候,家里也很窮,當然那時不止我家窮,神州大地上沒有一戶富裕的人家,只是窮苦程度不同而已。我家租了一家的房子,很小的小屋,過去叫一間半的平房,主人家把一間正房租給我們,自己家只住剩下半間的一小半,大約只有兩平米的樣子,剩下的半間大半給我家當廚房和柴房,那間房屋臨街,沒院子。住戶是個年輕的寡婦,還是個瘸腿。丈夫很早就沒了,自己沒有收入,帶著一個小男孩,比我大一歲,叫朱江。我當年9歲。朱江就在寡母艱難的撫養下長大。幾十年不見了,前兩年聽小弟弟稱贊他孝順,說是他媽已經年老,經常看見他背著他媽在街里走,連車都不雇,就是全靠自己背。我聽了以后有種潸然欲淚的感覺。

上面是古今各一個正面的故事,下面我再說兩個負面的故事。

宋代有一部非常有名的訴訟審判書,叫《名公書判清明集》。里面記載這樣一個案例:有位姓蔣的寡婦,在丈夫過世后辛苦把兒子鐘千乙養大成人,可是她的這個兒子長大后卻百般無賴,不僅經常招惹是非,搞得家無寧日,還經常參與賭博,輸光之后回家朝娘要錢,不給就痛罵。蔣氏把全部錢財都給了他,最后連睡覺的床鋪都賣了,鐘千乙還是不悔改,而且對母親越來越兇狠,其母已經窮困已極,實在沒有辦法,就把兒子告上了官府。

像這樣的兒子,現代也有。我的家鄉就有一位,每日出外賭錢,輸光就回家朝父母要,父母不給,開口便罵,動手就打。把錢搶走之后,還要警告父母:“下次再不給,就打死你們!”具體姓名就不在這里公布了,而且這種事情也不止我的家鄉才有,讀者朋友看看自己的身邊就知道了。

孝與敬的關系

對在世父母的“孝”,其實并不是一件簡單的事情,因為這不僅是給老人足夠生活費用的所謂“養老”問題,還要讓父母歡喜、開心。如果只滿足對方的生存要求,其實等于養動物。“今之孝者,是謂能養。至于犬馬皆能有養,不敬,何以別之?”(《論語•為政》)只給父母錢財,只為父母提供食物,那是養豬,不是養老。很多人現在養狗比養父母更用心,這是大家都司空見慣的事實,一點都不用夸張。

由孔子上面的話語可以看出,只養不敬的情況,早已不是今天才有的問題,在孔子的時代里已經很普遍。不然的話,孔子也沒有必要說出上面的話語了。

回到孔子“生,事之以禮”的話題。“生,事之以禮”,與“死,葬之以禮,祭之以禮”,是很有一些不同的。如果說“死”的對待方式,主要看是否于形式上違背規定的“禮儀”,那么“生”的對待方式中的“禮”,主要關注的,顯然是對父母的“敬”了。“葬之以禮,祭之以禮”主要指遵守客觀的“禮”的規定,“事之以禮”,則主要指對待父母的主觀態度。

禮敬父母,是對待在世父母的“事之以禮”的主要目標。

孔子強調父母在世時,要“事之以禮”,不僅是一般的物質上的奉養,關鍵還在個“敬”字上。敬,大致主要指莊重的態度。“不敬,何以別之”的意思,就是奉養父母,要用莊重的態度對待這件事情,否則就跟動物對待父母的做法沒有區別了。

敬,要求對父母要真心實意,不能虛情假意,要用真心,而且要真用心。盡量不要把不愉快的神情,拿到父母的面前去,孔子說“色難”(《為政》),講的就是這種道理。這也是“敬”的一種表現。

孝的問題在今天比古代更復雜

今人跟父母的關系,是現代社會中的關系,是現代生活里的關系。這已不再是一個應不應該的問題,而是一個事實已然如此的問題。今人對于父母,不僅要孝敬,還需要傾聽他們的心聲,了解他們的欲求,滿足他們物質生活需要的同時,還要想辦法幫助他們排遣憂傷,解除孤獨,幫助他們在年齡大時依然能夠學到新東西,增長新見識,開闊新視野,這樣才會喚起他們繼續生活下去的勇氣和信心。只要勇氣和信心在,人就不會感到孤苦,也不會感到無聊了。比如幫助他們上老年大學,推薦給他們一些知識性、生活性或者稍有一點思想性的文章閱讀,在力所能及的范圍內,幫助他們找到自己健康的新生活圈子,多動員他們外出旅游,參加集體活動之類。倘使時間允許,可以多陪他們散散步,聊聊天,一起討論一些問題等等。如果父母已經單身,并且有意愿重組家庭的話,也可以考慮幫助他們擁有屬于自己的新生活。

對于那些沒有能力自己生活,只能跟兒女在一起生活的父母,做兒女的責任就更重,難度也更大。整天捆綁在一起,總不免發生這樣那樣的擦碰,就算很“孝順”,敬的問題,仍然是種考驗。弄不好往往還會適得其反,使“孝行”大打折扣。中國太大,各地、各家的情況差別也大,身體好的,身體不好的父母都有;脾氣好的,脾氣壞的父母也都存在。更何況孝敬父母不單純是一個人的事情,對于成年人來說,孝敬自己年邁的父母,還要顧及夫妻雙方另一面的感受,甚至包括周邊較近的親族、朋友等等,都使得“孝敬父母”,不再是單純的個體性行為,而是諸多社會身份的各種成員的一種嶄新的綜合型行動。

現如今,盡管在我國還有一定的小農經濟成分的存在,但是傳統的時代確實已經過去,我們業已行進在城市化、現代化和世界化的道路上。盡管如此,如何對待父母的問題卻永遠不會過去,而且還要在新的時代加入新的內涵。與父母的關系問題,在當代人的生活世界里,已經不再單單是下對上的“孝順”的問題,而是已經成為一種雙向的關系問題;“孝順”的問題,也已不是一個單純的家庭關系中的小范圍問題,而成了一個普遍的社會大領域的問題。因此在對待父母的“孝”的問題上,就不再僅僅是簡單的“孝”和“敬”的問題,而是如何建立新的生活情勢下的互相尊重的新型親代與子代的關系問題,這就使“孝”的問題,變得越來越不簡單。

由于每一位父母,都是曾為國家和社會做過工作和奉獻的人,因此他們的養老問題,包括醫保、社保、養老保險、老年教育和老年娛樂等問題的解決,就不應當只是家庭的責任和義務,而應當是國家和社會、家庭共同的責任,是國家、社會和家庭應當共同努力完成的公共的任務。單靠兒女和一家一戶,既已無法單獨達成,國家和社會必須將這個問題提上重要日程,并為此做出積極有效的探討和努力。“孝”或者養老問題,不能再被單純看作是子女對待父母的用心和態度,不能再把“孝順”或者養老的問題,像在傳統社會里那樣,完全推給每個家庭,因為如何對待天下父母,已經是國家、社會和家庭三個方面需要通力合作的公共責任和義務了。

與傳統時代特別不同的新情況還有很多,比如在傳統的時代里,以男性為主,男子孝敬自己的父母,是基本不顧自己妻子的感受的,如果妻子不愿意,就會因此被“休”回家,夫妻感情關系好也沒用——“在禮,子甚宜其妻,父母不悅,則出之。”(《名公書判清明集》)現代社會不應允許男子為了孝敬自己的父母,而無視女性的感受,侵犯女性的權益。男子在孝敬自己父母的時候,必須尊重女方的感受和權益問題。同時,女性孝敬自己的父母,男性同樣應該理解和支持,要充分尊重女性在此一方面的合情合理的要求,尊重女性同樣具有的“孝敬自己父母”的權益。“孝”的問題,也就因此而愈來愈復雜了。

站在孔子和傳統儒家的立場上,對待父母僅僅需要用“敬”的態度去“孝”、去“順”就可以了。但站在今天的立場上看,光這樣已經遠遠不夠了,必須為傳統的“孝敬”增添非常必要的新內涵,比如尊重。對父母的敬養,源于感恩圖報的倫理情感,但更重要的要出于尊重。尊重不即是簡單的“敬”的問題,而且還要使“孝敬”建立在情感的基礎上,這是傳統的儒家倫理所不曾強調的。沒有情感的“敬”,雖然莊重,但卻缺乏人間煙火的味道。沒有必要再像傳統時代所提倡的那樣,每天給父母作揖、請安;也沒有可能每天都“侍立”在父母的身邊。要把從前孔子和儒家強調的“孝敬”的倫理規范情感,轉化為今天生活化的平等基礎上的互相尊重、互相關懷的人間實際情感才更合時宜。

今日對待父母,不僅不能只走“孝”的過場、光圖“敬”的形式,而且僅只是常懷感恩之心是不夠的。還需要培養出自己跟父母源于實際交往的實際情感,上下代之間有真情,交往關系才親切,生活才有情趣,家庭里才有歡樂的氛圍。光是一個“敬”,家庭就會很沉悶,很緊張,人在家庭里生活就會感到壓抑,甚至感覺痛苦。一位朋友曾經跟我說:“每次去見我父親,都跟上朝差不多。”父親以“家君”自居,兒子吧父親當“家君”對待,雖然符合傳統社會對于“孝”的要求和希望,但卻不能給現代人帶來人生的快感。強調生活的快感,是現代人心里真實的欲求,這個欲求如果得不到滿足,人生就會失去樂趣,從而也是沒有更高的價值和意義可談了。

應該說,好的子代與親代的關系,里面至少要有友誼在,不要總是強調,讓兒女牢記父母的恩惠,恩惠大了,對人是種負擔。當父母的,常常應該想起孩子們在成長的過程中,曾經給自己帶來的快樂和安慰。各自都要努力從對方著想,這樣兩代或者三代間的血緣關系,相對就好處得多了。

人和人之間的交往,最重要的不是誰給了誰多少錢,多少東西,而是誰給了誰多少安慰,誰幫誰緩解了心里的緊張、孤獨和壓抑。對待父母的“孝”,也絕不是“有事弟子服其勞,有酒食,先生饌”(《論語•為政》)那么簡單。

與父母交往,不僅是感恩,還要出于對他們的愛。愛,不是一種簡單的奉獻和付出,而是一種融入,一種彼此間互相地融入。融入到對方的生活世界,尤其是心靈世界里去,這樣才能體察到他生命的真實脈動,關心和幫助,也才能入情入理,對方才會受到真感動,也才會產生真感通。只有這種基于感通的真心關懷,才不會讓父母感到失落和孤苦。愛,是解決人類一切交往關系疑難的根本所在,關鍵是如何培養出自己真心的愛,無論對父母、對妻兒、對老師還是對朋友。

如此說來,對父母的孝順既不簡單,對父母的愛和關懷,就更不是輕易可以做到的問題。光講兩句“別讓父母擔心”,“不要啃老”、要尊重父母,要對父母懷有感恩之心之類的話語,是解決不了真實存在的實際問題的。

跟父母的關系,對于一般人來講,是人生中最漫長的人際關系,處理不好,時刻都影響各自的心情,各自的幸福感都會受到巨大的影響。無論其他關系處理得多么好,只要跟父母親的關系處理不好,一切都會跟著打折。人生就是解決問題的過程,不同的時段有不同時段的不同問題。要解決人生的問題,把跟父母的關系處理好,顯然是十分必要而且十分重要的。這當然需要雙方的努力,無論是父母親還是子女,都不要以為有了血緣的紐帶,一切就都不成問題了。越是自信關系密,疏忽不在意,就越容易出現問題。當然,這已經不止是“孝”的問題了。



當他人從你分享的鏈接訪問本頁面時,每一個訪問者的點擊,你將獲得[1金錢]的獎勵,一個IP計算一次.

回復

使用道具 舉報

使用 高級模式(可批量傳圖、插入視頻等)
您需要登錄后才可以回帖 登錄 | 立即注冊

快速回復 返回頂部 返回列表
江苏体彩十一运夺金开奖结果